总是在默默无语,磕磕碰碰中,将身上的棱角一次次地磨平,总是在尽兴而来,败兴而归中,才发现凭栏长叹后的泪湿衣襟。无法抗拒花朵热烈绽放的诱惑,一步步推开了紧紧锁心的门,啃噬着多少忧叹,多少遗憾。而什么时候上演的戏才能将所有恩怨是非粉嫩至终。弦琴胡索上演的不过是死别生离。温柔的玫瑰,只会让人浸泡在眼泪中哭泣,而何时才能憔悴地收场?

月光倾泻在湖面上,鹅卵石还是一样杵在那里。望月惆,望水也惆,因为心里一直有一份触动蛰伏在内心深处,对迎面而来的诱惑,心里的防线彻底瓦解了。于是开始了劳碌的旅程。奔波着,欢乐着而疲惫着。亮晶的心在穿云破雾中洗涤湿润着,多少迷醉,多少纯粹。窗边的红叶斑斓,太阳的日升日落,翩飞着,点缀着生命。而生命也以大无畏的姿态叩响着,奔放着。在疲惫的身影中,蕴藏了多少豪情,多少壮志雄心。

只是,打开后的心门,结局不过是伫立在风中哭泣的骆驼。温驯地留一抹的希望,舔尝到的不过是苦涩而已,就像广寒中的仙子因为一瞬间的冲动,而倾注了一世的泪水,透心彻骨,撕心裂肺。无声的悲痛聚焦在心底,不清楚如何将这悲痛拈成烟花微笑,自歌自舞自婆娑。当一切成为赌注,我输了全部。已经无力去抗争什么了,恪守的感觉,也不知道何时变得模糊了。一切恍若隔世,现实将所有的努力粉碎,一丝不剩,连让我们思考的机会都没有。我听到隐约的孤寂,我听到雨打芭蕉的清冷,无语凝咽,没有理由,可以掩饰哭泣中的软肋,失落的背影中抹煞了多少雄心。

也许,枯萎属于正常。于是,受伤也是正常的。奔袭而来的内心煎熬,从天堂到地狱的狂乱轰击,蒙尘的月光已被湖水浸泡得苍白了。不清楚脆弱的心,在恶浪击伤,旋涡吞噬后如何清风朗日月圆润如初。到最后我只能紧紧地锁上心中的门,留一身的悲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