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静的湖心,卷不起千堆雪的惊涛骇浪,吹不皱一池水的层层涟漪。青翠的山峰,捍不动沉寂后的沉寂,只好羞涩地被迷蒙的雾气缠绕其中,若有若无时隐时现,亦伏亦沉,变幻莫测,似仙境一般。水面上蒸出丝丝的寒意,但凝眸远处那泊着的残舟是谁搁浅的孤独。

  袭一身的素衣,宛然坐在残舟上,轻纱般的白衣,如雪,苍白绝伦。散开的衣裙铺在残舟上,像盛开忧郁的百合花,孤独而纯白。一把七弦琴端架在她跟前。氤氲的雾气模糊了她那清冷的面容,怀疑她可是李义山的泪珠儿所凝,嫦娥羞愧的红颜儿所染,静谧的凄凉,悲厚的色彩,让人参不透其中。打量上下,除了忧郁,依稀能见的亮点只有发上晶莹的玉钗似嵌在琥珀中的眼泪,冷亮欲滴坠。

  恍惚间,藏匿在山中的鸟儿一同飞上青天,在空中惨叫几声,就四处停息了。原来,琴弦已被拨动了。白玉手般的纤指在弦间来回拨旋,琴声挑动了所有的空寂,悠扬婉转,铺天盖地,旷若巍峨高山,细似潺潺流水,在飘零零的水上四周蔓延。不知她是否在斟酌此生际遇是否还有起落沉浮。些须,这本该让沉寂继续沉沦的。

  抖落这跳动的音律,却发现画面已在不知觉中延伸到湖岸上了。又是一番风景。

  青翠、挺拔的竹林,直刺苍穹,岸边没有花团的锦簇,偶尔的香草点缀其中。朦胧中,只见一翩翩少年,手握青剑,露出凛人的威力。只道是融合着琴声的悠扬与缠绵。青剑在手,顺势而走,疾步如飞,舞弄清影,疏影斜姿,藏龙卧虎,此起彼浮,提花挈水,连绵不绝,翰逸神飞,平如秋波。剑在他手中,可以说是运用得得心应手,登峰造极。“燕子掠水”如鱼得水,顺畅流通,“削雪夺龙”浑然天成,强悍有力,“寒鸦赴水”敏捷迅速,一招“余波千金”,踩到竹子借力翻飞,在空中一挥“弱水千层”。蓦地湖上击起千层浪。浪花倾泻而下,洒落在飘摇的残舟前,形成天然的水帘。似有芙蓉出水的味道,不需刻意的雕饰。琴声、剑招柔和中节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倾间,琴声越来越高亢,剑招也变得凶猛。“连环剑”、“随影长风”、“金惊疏鸾”、“凌云九天”招招致命,更是上层剑招。

  倏地,琴声舒缓起来了。画面再次被转到竹林里,那时两个人的较量。她,一身罗衣,纯白之及,细柳眉,樱桃嘴,冷艳动人,发钗上似那琥珀中的眼泪,摇曳欲坠。她眼神中透出的寒意,让人胆颤,但眸中又掺杂多少柔情,手中已翻腕好雪剑,等待出击。

  他,矫矫翩衣,舒缓优美的轮廓,两道浓密延伸到发际的剑眉透着英武之气,只是眼神藏着多少悲伤之意。手中的青剑,已经不自觉地出了剑鞘。

  在凝默的双眸中,埋掉了多少爱恨情仇。曾几何时,还是、风花雪月,而今,两把绝世好剑的碰撞,他们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?琴声,潸然泪下,声声心碎又心醉。不清楚在他们暗淡了眼眸中,藏的是几行情泪。江湖恩怨难计算,铸成泪痕红逍透的柔情寸断。人在江湖,谁又能预料什么?凋零的过往,已成破碎的心痛,憔悴的心扉,又如何承载这厚重的沉思?吹落枯叶几片,又如何斩断这千思万缕?

  急掣宝剑在亮开拨云探月式后,终于兵戎相见了。这将是一场惊心动魄、扣人心弦的决战。钟鼓狂澜的琴声昂扬起来了。

  单展翅融化了强猛的“金碟飞叶”,“流星追月”避开了催命的“还魂掌”。两个人,谁也不敢懈怠,小心翼翼地化解着跟前的一招招凌厉的剑式。腾挪的身子在竹林里四处游窜,惹得竹叶簌簌作响。

  琴声强劲洪亮,荡心摇魂,而剑招更是招招疾攻而又致命。两人平分秋色,难决高低。在苦战一千八十四回合时,无影剑——九九八十一剑,有影化为无影,似箭疾步向她齐散而来,她虽然避开了八十剑,可惜,第八十一剑却不偏不倚刺穿了她的心。而他,利索地闪躲了她的杀手锏——凤舞吟雪,但还是不小心被雪剑封在咽喉下的二寸六分。画面被定格在此。

  又是一阵的默视,她的眼中泪珠晶然,几分酸楚,而他嘴角抽动冷冷地笑,琴声早在剑中时分干脆地收场了,剩下的只有沉寂在沉沦了。也许这样的结果是最完美的了。

  曲终人不见,泊着的残舟在飘零零地摇摆着。嵌在发钗上那琥珀中的眼泪沉坠后荡开了波纹,碎了静怡的画面。还是那样的沉寂,唯有波纹向远处荡漾。真真假假江湖江水江山如画,纠纠缠缠青山青水青春如风,那泊着的残舟是谁搁浅的孤独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