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最受不了一个男人在我面前掉泪——特别是我的爸爸!

  我不知道什么是“伟大”,但我却想说我的爸爸是伟大的;我理解什么是“辛酸”,所以我觉得我爸爸是辛酸的;我知道今天是“重阳节”,所以我陷入了对爸爸无限的思念之中。生活的重担赋予爸爸沉默的表情,爸爸想用烟圈来解除心中的愁绪,幼稚又成熟的我振振有辞地对他说:“吸烟有害健康!”而当我在学校里郁闷的时候,我会无比地理解爸爸的心情,抽着烟任思绪乱飞是一种减负,就像听着音乐大声吼着时心里无比的舒畅一样。

  爸爸是积极向上的,他要我们有出息,他千方百计让我读书,尽管他不知道如何叫我读好书。他文凭不高,但我觉得他文化很高,因为他好学。他有着“孙悟空”的处世方法,善于求助外援,于是看中我爸的姑姑极力帮助我,让我进入可爱的“象牙塔”。

  而我……“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”居然在年少痴狂的我的眼里成了“势利”。暑假,爸爸叫我送一些花生油给我姑姑并去和她聊聊,而我,却觉得好烦,好烦,为什么每次都要这样子,好像我欠她什么似的。在爸爸的几句语气重点的劝导之后,我和他吵了几句。在我“面壁思过”的时候,突然明白了一切的一切,我的确欠我姑姑的,我今生都难以回报,我的确欠我爸太多了,我却用误解与冷漠来汇报……

  在这个重阳节的夜里,我的一切牵挂希望能化策划功能佳人的微笑,健康和幸福。我的一切努力终究有一天会让爸爸的“愁泪”化成“笑泪”,如果现在有流星,我的第一个愿望:“爸爸笑了,笑得好灿烂好灿烂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