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百条路都通向故乡水
家园的港口却总不能抵达
云雾裹着
航灯亮着
游子的血液燃烧着
梦里隔水的呼渡
涉水而去的更是声声呼唤
只有夜晚
新月临窗
故乡派来探秋的眼睛
将一片凄凉
一次次引领而望
空中的故乡才动声色
摇落满地雪花
一树桂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