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切都是可预料的结果!

从他踏上那叶扁舟的时候,冰冷的微风已经让他意识到了即将来临的一切。

她依然是一服浣纱包裹着曼妙的身姿,婀娜的脚步让人不自禁地产生跟随的意念,明眸皓齿,雪白的柔荑----集天地美于一身的她前一刻还是那么熟悉,此刻好像一切都已改变。

他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如经常一般挽着她的手轻轻地飘落在小舟上,凌空虚渡间他无意地看到了她那微蹙的眉头,这使他更坚定了自己的感觉。

悠扬的琴声划穿平静的湖面,刺透苍穹,又在她和他之间连成了一道悠扬的弧线。悠悠神剑,何寄吾心。锋利的剑身划破长空,走出一道隐隐的幽痛,他尽量克制住自己,如往常般飞舞手中长剑,削、刺、挑、斩、行云流水。琴声越来越激越了,他隐隐地感到了一丝不妥,剑走偏锋,血也滴在了古香古色的琴弦上,而琴声依然如昔,在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,泛滥的神伤之情冲破剑身,射向湖心,激起万丈帘幕,琴声嘎然而止…….

一切都已恢复平静。

他们两人都无声地望向了湖边默默泣泪的垂柳。“我明天不能陪你弹琴了。”低沉的只有听得见的声音从各自口中同时艰难地挤出。但他们自己都已明了。泪挂在了他的脸上,他背对着她走了,看着他飞逝地渐渐了朦胧的身影,她的泪水咽到了心里。

秋风扫落叶,舞剑弄琴声,湖心,剑气激荡,琴声飞扬,弹琴的她和舞剑的他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。前日今日物是事非,昨日似乎是一个迷。身影憔悴的她和胡子挂茬的他在给人们讲述着无声的昨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