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对水说:“你看不到我流泪,因为你淹没了我的泪。”

叶子忧心,悲伤地行走在通往文科楼的林荫道上,这周遭的一切,她再熟悉不过了。每天走过不下三次的这条幽径,在她现在看来是如此的漫长。

回想起刚来这所大学时,便被这条清新幽静的小径所迷住。每天傍晚都要来这里的枫树下坐坐,静静地看着枫叶飘落,那是一种孤寂的美,带着些许的感伤,却不乏自在洒脱,就像她,远离家乡,独自来到这座古老的小镇,圆她的文学梦。也正是在这里,认识了学长——文。人如其名,闻是一个文气的男孩,文静的外表,文静的声音,在这样古老的小镇显得如此的和谐。然而,吸引叶子的不是他文气的外表,而是他文学的才华。那洒脱的文笔,别样的风格,无一不深深地打动着叶子。而文也对勇敢、孤寂,来自异地的叶子有一种本能的柔情。

他们的恋情在枫叶飘落的季节自然而然的开始。犹如校园后的那条河流,没有惊涛骇浪,没有波涛汹涌,只上每天持续不断地流着,宁静而祥和。

熟悉的事物总是让人产生本能的厌笔,即使它如此的美。

古老而祥和的小镇对叶子来说,没有了昔日那层神秘的面纱,加之柔弱的外表,文学熏陶都未能改变的爱冒险的冲动在心底作祟,叶子终于还是抛下了习惯的一切,包括文。留下一张字条,踏上了北上的列车。

有些事习惯后,便习以为常,只有失去他时才会发觉那是我们不可或缺的。

文两天没有见到叶子了,到叶子的宿舍,看了她留下的字条,不觉一阵的眩晕,叶子所去的城市,广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:7-8级地震……

命运之神有时仅是和你开了一次小小的玩笑,让你更懂得去珍惜而已。

由于班次的问题,叶子不得不在中途逗留两天,死神放弃了她,却也给了她一个小小的“惩罚”,让她患上了重感冒。躺在旅馆简陋的硬木床上,泛黄的天花板,好像慢慢的下沉,迫近……直到呼吸都异常的困难。想举起双手推开,却浑身无力。昏昏沉沉的脑中不断浮现:枫叶扬扬洒洒下,文安静的笑和他温暖的怀抱。脑海中还算清醒的部分记得一个坚决的信念——回去,回小镇去,我回那份那份平淡,宁静,却是不可或缺的习惯。

而今,已回到了小镇,走在她熟悉的路上,叶子抑不住的泪水在眼眶了打转。文科楼下,熟悉的身影,使叶子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。她无法想像,才两天,原本清秀的文变得如此的瘦弱,落魄,脸上布满了细细的胡渣,掩饰不住的心疼,泪不觉一滴滴的往下掉。

水对鱼说:“我知道你在哭泣,因为你在我心里。”

文望着眼前的叶子,抑制了两天的情绪在瞬间崩溃,晶莹的泪滴顺着脸颊滑落,泪眼相对,文默默的走上前,将叶子紧紧地拥在怀里,任由枫叶在身旁飘落,飞舞……而却步